当前位置:首页 >> 宣传文体 >> 残疾人文艺
宣传文体
 
浅谈为失控的群体性事件“怒火”戴上法制的枷锁
作者: 发布日期:2014/12/21 20:08:02点击:606

  论文摘要 在2011年7月下旬,某沿海台商投资区发生一起村民集体堵路瘫痪交通的公共冲突事件,某村民因交通事故被撞身亡,死者家属与肇事方就赔偿金额未协商一致。在政府相关部门的介入协调之下,肇事方最终支付远高于法律规定的赔偿金额。2011年5月某沿海台商投资区发生一起恶性的群体冲突事件。村落群众因与址在该村落的某大型化工企业因该企业的污水排放问题争执不下,最终双方大打出手,爆发了严重的肢体冲突。该冲突共造成化工企业厂房大面积损毁、十余辆警车被掀翻、20几个人员受伤。而上述事例仅是近年该投资区群体维权风暴的一个缩影。

  论文关键词 群体性事件 合议庭 可行性研究

  一、问题剖析:法律视角下群体维权乱象的制度根源梳理

  (一)激荡的权利意识萌芽与畸形的权利维护方式
  在台商投资区设立之前,这片地区都是属于离县城僻远的农村地区,这里鲜有法律介入到乡民的生活当中,伴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城镇化开发的大浪不断拍打着这些宁静的沿海小镇,各种利益冲突,将原本简单淳朴的乡民生活搅起一个又一个的漩涡。城镇化过程中个人权利与集团权益常常发生交叉碰撞,“我们都有这样一种感觉,即我们拥有某些权利,如果被剥夺就是不公。在竞争性的环境中,要生存下去,就要有某种最起码的感觉,即某些最根本的东西按照一个人自己的意志来保持和处理,并随时为这种支配权而战斗,这种就绪状态就是权利感。” 这种人类与生俱来的权利感在经历激荡的城镇化发展历程时,由于缺乏必要的法律辅助环境无法顺利成长。嘈杂的外部环境也使权利感衍生的权利维护方式萎靡畸形。
  作为弱势群体一方的乡民在与城镇化进程中强势的房地产企业或者拆迁部门发生权利碰撞时,传统的纠纷解决方式根本无法消化矛盾,纠纷被不断激化、负面情绪不断累加,无助、徘徊的乡民只能将守护权利的希望寄托于氏族亲属和乡民群体,在乡民群体成型之后,一种无法预料的可怕后果会慢慢迫近。“孤立而负责的个人因为担心受罚,不得不对它们有所约束。而当个人进入群体之后,尤其是和许多不同的人在一起,感情的狂暴往往会因为责任感的消失而强化。群体能够利用这种强化的感情,推倒一切负罪感!群体能够利用这种强烈的力量感,摧毁一切道德的障碍!正像古老谚语中所说的那样:最卑劣的行为总是像有毒的杂草一样生长在群体中。” 当维权群体成型之后,“拥有独立意识的老实人,在群体中会表现得蔑视法律,我行我素。拥有独立意识的胆小鬼,在群体中会变成一个胆大包天、肆意妄为的人。”所以群体维权的过程发生任何失控的情况都不足为奇。
  (二)法制沙漠中,权利救济只知扁担,不识天平
  “私力救济是权利主体以己之力恢复被侵犯的权利的救济形态。以己之力不特指个体的力量,家庭或家族、政治或经济利益同盟乃至基于友爱形成的共生共同体都可以视为广义上的“以己之力”的表现形式。”而前述的群体性事件都是城郊地区公民在维权过程中的私力救济中的“以己之力”家庭化、氏族化、同盟化,在个人权利维护依附群体之后,逐步将维权的私力救济方式暴力化、极端化,并最终失控的体现。社会公民在权利受损通过私力救济无法达到自己满意效果的情况下,应当放下私力救济的“扁担”,而另寻公力救济之“天平”。类似的未通过公力救济解决冲突,而直接在私力救济维权中一步步暴力化、极端化的都是一种愚昧、无赖的行为。当然,这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即社会制度的法律框架是一个能让弱势群体依靠,且能切实解决问题,有效维护公民合法权益的体系。
  (三)政府助力,群体维权在暴力化、极端化的迷途中越陷越深
  我国的法律制度框架是否已经为郊区乡民选择公力救济做好了各项准备,已经为那些信赖法律制度准备拿起法律武器维护权益的人铺好了栈道、备好了清水和干粮,让他们在攀爬维权之山峰时不至于彷徨、干渴、挨饿?
  GDP作为衡量地区经济水平和地区领导领导功绩,促使拆迁工作要高效进行,而拆迁行为直接与公民居住权、人身权相冲突,政府在解决拆迁问题上往往习惯于选择高压政策,政府的处理方式加剧了公众与政府之间的离心,为群体性事件的发生埋下了祸根。种种主观客观因素的结合,一步步迫使城郊乡民在私力救济极端化的道路上越陷越深。

  (二)节流,设立群体性事件合议庭,严控群体性事件怒火
  现有的法律框架之下在基层法院设立群体性事件合议庭,对严控群体性事件的怒火至关重要。
  三、后记
友情链接: 变态私服  澳门威尼斯人  
合作链接:
主办:辽源市残疾人联合会 电话:0437-016357023 电子邮件:yangyinchun@yangyinchun.cn
版权所有:www.yangyinchun.cn All Righ 2e2 ts Reserved 地址:辽源市龙山区淞江路73号